<address id="ffdhp"><nobr id="ffdhp"><meter id="ffdhp"></meter></nobr></address>

            行业新闻

            劝阻车主丢纸遭暴打 环卫工忍痛继续捡纸屑

                                                                   劝阻车主丢纸遭暴打 环卫工忍痛继续捡纸屑

              13日,一名年轻男子将私家车停在黄陂武湖正街路边,接二连三从车窗扔出纸屑,62岁环卫工刘天权上前劝阻,男子故意扔出干净纸屑羞辱他,甚至拿出钢棍对他拳脚相加。被打后,刘天权第一反应是清理男子抛下的纸屑。

              抛撒纸屑

              环卫工在车窗外一扫再扫

              昨日,记者在省新华医院急诊室外见到了正在接受输液治疗的环卫工刘天权。记者看到,刘天权左侧太阳穴附近肿胀,贴着绷带,后脑残留着干了的血迹,左臂多处皮外伤,腰部出现明显淤青。

              刘天权回忆,13日中午,他提着扫帚、撮箕清扫至武湖正街一商品房售楼部门口时,发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私家车,驾驶室内坐着一名30岁左右的年轻男子。驾驶室车门外的地面上,散落着不少使用过的卫生纸。

              刘天权默默上前将卫生纸清扫干净,继续打扫其他路段。约5分钟后,他折返回来,发现车门外的地面上再次出现一堆卫生纸。没有亲眼看见男子丢卫生纸,刘天权不好上前劝阻,只好再次默默上前,将卫生纸扫入撮箕。

              几分钟后,刘天权回到该路段,地上又出现一堆卫生纸。他发现,男子右脸长了不少痘痘,不停拿卫生纸清理脸上的污物,擦完就顺手丢到车窗外。

              不听劝阻

              私家车主持棍追打、拳脚相加

              “小伙子,要注意环境卫生,纸屑不能随便往路上扔。”刘天权上前好言劝阻。没想到,男子非但不听劝,反而呵斥道:“要你管,我想丢就丢!”

              刘天权不愿过多纠缠,将纸屑清扫干净后,径直走向数十米外的垃圾桶。倒完垃圾,一转头,眼前的一幕让他始料未及:男子竟然将一张张干净的卫生纸故意扔出窗外,不一会,地面上便散落了一地纸屑。

              “就是要让你扫,你来扫啊。”男子将头伸出窗外,冲着刘天权大声嚷嚷,出言不逊。刘天权又气又急,斥责男子“没有教养”:“你也有父有母,我一把年纪了,你怎么不知道尊重人。”

              听闻此言,男子暴跳如雷,竟从后座取出一根1米长的钢棍,下车追打刘天权。刘天权左闪右躲,男子气急败坏,一脚踹向刘天权的腰部,将其踹倒在地,钢棍、拳脚如同雨点一般打在刘天权身上。殴打持续1分多钟,一名附近居民发现后上前拦阻,男子这才罢手,驾车离开现场。

              尽心尽职

              环卫工被打后仍清理纸屑

              令人唏嘘的是,殴打中,刘天权左侧太阳穴附近被钢棍戳出一个1.5厘米长的伤口,鲜血淋漓,他自己却浑然不知,仍自顾自地打扫着男子扔在地上的卫生纸。“刘师傅,你头上血流得这么厉害,怎么还在扫地。”经附近一家餐馆的老板娘提醒,刘天权才意识到自己受伤,随即报警。

              “当时没感觉到疼,以为没事,第一反应就是把地上的纸屑扫干净。”刘天权说,自己老家在四川乐山,2008年汶川地震,老家房子被震裂,成了危房,儿子很孝顺,通过朋友介绍,在黄陂购置了房产,让他和老伴移居武汉。刘天权闲不住,从2011年至今,一直从事环卫工作贴补家用,早出晚归,每月工资仅1100多元。此次住院,已花去他1个月的工资。

              “老伴为人忠厚老实,他劝阻别人乱扔垃圾,为的是城市的干净整洁,怎么会遭到这样的毒手?”老伴程世英一直陪在刘天权身边,泪眼朦胧。

              目前,辖区武湖派出所已介入调查,正通过调阅监控等手段追踪涉事车主。

              对于这种无视他人劳动成果的人必须得到严惩!北京清洗地毯公司——中邦伟业,强烈的建议!对于这种故意给他人带来麻烦、故意羞辱他人的事件,绝对不能姑息!什么是素质?社会的发展,需要和谐。这个事不算太大,但是造成的后果相当恶劣。世人都像车主一样,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

            保洁常识                  行业新闻
            网站联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